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热门书评

用散文书写“毛泽东传”

来源:李剑坤 日期:2014-06-04

用散文书写“毛泽东传”

——评《独领风骚:毛泽东心路解读》

 

最近读著名党史专家陈晋教授的著作《独领风骚:毛泽东心路解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2013年10月出版),深感其在汗牛充栋的同类著作中可谓别具一格、独树一帜。这里将自己的一些感受和理解写下,与已读者和未读者分享。

读这本书的第一感受是,她不单是毛泽东诗词的鉴赏集,更是一部散文体的历史叙事传记。

毛泽东一生创作的诗词大概70多首,本书悉数收集,详加咀嚼,连1919年毛泽东的四言古体《祭母文》等很多不常见的作品也予以收纳。本书取名“独领风骚”,也明言专注于这位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理论家、诗人的诗词文艺方面。但如果以为这是一本有诗词、有注释、有解析、有鉴赏的诗词鉴赏集,却不可行。毛泽东绝不仅仅是一位诗人,普通的诗词鉴赏绝难窥见诗人的宏大胸襟和其诗词的卓见远识。作者在书中讲,诗词“某种程度上可说是记载毛泽东人生经历最深刻的精神自传,是记载他对事业追求的另一种生动的叙事”。作者借用诗词这种思想之统摄与灵性之火花,作为切入点和引子,来客观真实、高屋建瓴地展呈毛泽东这位百科全书式的伟人与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关系,这无疑是一种创造性的角度。从这一角度,全书贯穿了毛泽东一生的追求与实践,他青年时代的求学、交友、书生意气,革命时代的斗争、苦难、信念,建国后的政治抱负与人文情怀,他的书信、亲人、朋友,他的经历、遭遇、心境,使我们完完全全地感到这是一部有血有肉、生动鲜活的“毛泽东传”。

更为引人入胜的是,作者选择了散文这种叙事风格和体例,弥合了毛泽东“诗词”横亘千年、浪漫洒脱的历史高度和精神境界,与毛泽东“传记”纵横捭阖、纷繁复杂的历史史实和脉络关系,犹如钢铁轮毂与沥青混泥土间的橡胶轮胎,使整个叙事、抒情亲切通畅。作者不是按照时间而是按照主题来组织诗词、回顾历史、解读心路,时间有先有后前后呼应,史料故事有主有次左右逢源。“奇士的青春”讲述学生时代的行学意气,“月亮吟”追思亡妻杨开慧,“问乾坤沉浮”诉说大革命时代的大气魄,“用兵纪实”和“战场看人生”回顾“横扫千军如卷席”,“青山作证”探寻山在毛泽东诗词中的角色定位,“大海边的坐标”“击水新唱”感悟伟人海的情怀和水的情节,“冬天的歌”直言毛泽东坚韧的品格和直率的性情,等等。如此24章,将毛泽东的诗词佳作和生平轶事叙述得酣畅淋漓,亲近自然。

第二个感觉是,这本书不是简单地进行历史情景的再现,而是一位诗人对另一位诗人心路历程的不懈探寻。

本书脱胎于电视艺术片《独领风骚:诗人毛泽东》的解说脚本,行文叙事的情景再现感很强,字里行间,橘子洲头的风,水击三千的浪,黯然销魂的泪,喇叭声咽的夜,刺破青天的山,无限风光的险,水拍云崖的暖,桥横铁索的寒,横空出世的莽,稻菽千里的喜,一幕一幕如电视镜头画面般扑面而来。这种栩栩如生的画面感,是因为作者写作的过程中,不是站在现实的维度去评价历史,而是身临其境地移情移性于当时的历史情境,不是旁观者,如同参与者。作者陈晋是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长期从事毛泽东和中共党史研究,他对主席的生平历史自然谙熟于胸,同时是作者是毛泽东文艺思想和诗词研究方面的专家,累积了几十年研究心血。难得的是,作者不是停留于历史情境,他展开了想象的延展和心路的探索。在“月亮吟”一章中,作者写到:“三年的夫妻生活离多聚少”“清水塘边的小道,夫妻俩不知走了多少回”“拂晓的送别,清冷的天色,清冷的弯月,清冷的草路……清冷的眼泪”“一首《贺新郎•别友》就这样从心底涌了出来”。诸如此类的“入境”处处皆是,这在严肃的著作中也许不可取,在本书中顿然拉近了读者与书本的阅读距离,拉近了作者与诗人的心灵距离,如同毛泽东心灵的影子,是一位诗人对另一位诗人心路历程、喜怒哀乐、思想矛盾的探寻与映照。这与西方传记作家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以馆藏的史料为基础撰写毛泽东著述大为不同,多了一份民族的深度和感情的温度。在这个意义上,本书可以被称为是毛泽东的一部“影子传记”。

还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即本书侧重点在于展现毛泽东的历史人文情怀,展呈毛泽东的性格、才情和作为。

本书内容纵跨几十年的历史史料,行文古今中外不乏旁征博引,思想也缘于毛泽东与中国近现代史的深厚土壤,但其不囿于深沉的思索,不囿于繁杂的叙事,用美去追求美,用美去解读美,好比芙蓉出水,莲花高擎,莲藕静伏。全书二十多万字,每数句为一段,每数段为一落,看似形散,实则神聚。每段落或追忆毛泽东跟柳亚子、郭沫若、李淑一诗歌唱和的文人逸事,追忆他唯一一首赠给手下将领的诗,唯一一首赠给中国作家的诗;或记载他对中国南方的一往情深,他对杭州的印象,对鲁迅的评价,在庐山的生活,他在中央会议上立下骑马游黄河、长江的志愿;或记载他第一次回韶山,随行湖北省委书记作诗“韶山风光依旧,人世几经沧桑。壮志已成大业,何须衣锦还乡”,他病重时,多次用湖南话讲,要回韶山滴水洞;或记载毛泽东喜欢抽烟,时常给客人点烟的洒脱,记载尼克松根据毛泽东与蒋介石书法对二人迥异的评价。这些故事情节穿插融合其中,熟知者会心一笑,初知者惊喜亲切,无不更利于我们对毛泽东诗词的解读,对毛泽东人格的深入理解,彰显其才情诗性,彰显其人文情怀。

或者可以这么说,毛泽东是打开中国近现代纷繁历史的一把钥匙,毛泽东诗词则是打开其跌宕起伏、复杂丰富的生平的一把钥匙。正如法国前总理富尔所说:“毛泽东……在这些简短诗歌里表达的思想,不受教条词藻的束缚……是国内所有人都能够理解的,也是世世代代都能够理解的。”今年是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唯愿此书让我们不要忘记历史,不要忘记引领历史的伟人风采。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办公室副主任)